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十四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7 11:37:00 点击:
第十四章 秸秆烟雾赐良机

        夜空混沌,旷野迷朦。田野中,星罗棋布的火堆在肆无忌惮地燃烧;空气里,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烟雾。周兴和打开汽车大灯,缓缓行进在空旷的田野中。接连几天周兴和都带着报社记者,在成都郊区田间地头调查了解农民焚烧秸秆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 天赐良机!

        冥冥之中,周兴和发明以秸秆作为主要原材料的绿色建材,似乎印证了中国的一句成语: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——这个“道”,笔者理解,应该是天意民意。

        1998年5月14日,《成都晚报》以《市郊浓烟又起》为题报道:“昨日晚,本报热线电话接连不断,几乎全是反映市郊农民焚烧麦秆的情况。西南航空公司飞行部赖先生告知记者,由于烟雾弥漫,两架准备在成都降落的民航班机只好飞往重庆降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一位家住金花附近的居民来电说,天刚黑,农民便点燃了堆放在田中的麦秆,顿时烟雾便升腾起来。另一位家住双流的居民来电说,到晚上10许,整个双流县城及其附近都成了烟雾弥漫的区域,居民们要紧闭门窗,根本不敢出门。一位西南航空的飞行员来电告诉记者,他8点过驾驶飞机降落双流机场时,已见机场被烟雾笼罩,到9点过就根本看不清跑道了。飞行值班的赖先生告诉记者,到晚上9点过,机场的能见度因为烟雾已低于800米,不仅飞机无法降落,还给航路指挥、飞机加油,以及旅客、飞行员住宿等都带来了极大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   1998年5月15日,《成都晚报》又以《满城烟雾笼罩,市民怨声四起》为题报道:“昨晚市郊浓烟又笼罩全城,记者电话从晚上8点到11点不停响起,而传来的是同样的抱怨声:‘你们出来看看,这满城的烟雾,太让人难受了。’出门一转,满城浓浓的烟雾弥漫天空,住宅区里不时传来‘关窗、关窗’的喊声。四川大学的老师11点还打电话来说,校园里烟雾呛人,令人难以入睡,有些人不停咳嗽,有些感到胸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,成都市委办公厅、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《关于禁止焚烧农作物秸秆的紧急通知》。《通知》讲了焚烧秸秆的普遍现象和巨大危害,严令各区县政府采取严厉措施,禁止秸秆的焚烧,并措辞严厉地提出,对禁而不止的要依法坚决查处!

        周兴和很敏锐,当他第一眼看见报上关于市郊大量焚烧秸秆、影响飞机降落和污染环境的报道,立即意识到这件事和他事业的重要关联,他发明的以秸秆作原材料的新型建材项目,对于解决秸秆焚烧问题,提供了一个天赐的良机!于是,接连好几天,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,一到天黑,他就拉上报社或电视台的记者,奔忙于田野之间。他要调查了解清楚关于秸秆焚烧屡禁不止的真正原因,找到切实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 周兴和知道,中国有句古话:叫作“法不责众”,市政府的这个紧急通知,面对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秸秆焚烧,恐怕只是一纸空文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 正如周兴和所料。在《通知》发出后的第3天,1998年5月18日,《成都商报》以《“农烟”延误61个航班,创我国民航史之“最”——成都紧急禁“烟”》为题再次做了报道:“截至昨日下午2时,农民焚烧秸秆产生的浓烟已使双流国际机场37个航班延误或取消,加上前晚被迫取消昨天补班的4个航班,导致了一天之内61个航班无法正常飞行的严重事件。昨日,省市环保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浓烟进行了调查称:近期情况表明,焚烧秸秆的状况已不仅限于我市某些区县,不排除整个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都在焚烧的可能性;加之我市地处四川盆地‘锅底’的特殊地理环境,致使笼罩我市上空的烟雾一时无法散开,越积越多,终于在昨日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一时间,四川、成都,乃至中央电视台等所有媒体,都加入了这场关于秸秆焚烧污染环境、影响飞机起降、影响市民健康的报道之中,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这些报道以《农民好像吃了豹子胆,秸秆照烧不误》、《成都周边狼烟四起,双流机场望烟兴叹》、《秸秆焚烧屡禁不止,成都早晚沦为烟城》等触目惊心的字眼为标题。到了收割季节的傍晚,各区县至少组织上万人在田间地头巡查——但是广大地域上的农民们和政府工作人员打起了游击战和麻雀战:你进我退,你退我烧、你疲我扰,照烧不误,令你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     更为严重的是,1998年5月15日,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到四川检查工作,由于农民焚烧秸秆造成的浓烟,使总理乘坐的专机都无法降落双流机场,不得不返飞北京。就在同一天,朱总理在四川省委的情况报告上批示:“还可以去四川试点,四川稻草成灾,正好综合利用。此件送请世杰、宝瑞同志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可要解决成都平原几千年来秸秆焚烧的问题,谈何容易!

         过去成都平原人烟相对稀少,也没有工业烟尘和汽车尾气的污染,天上更没有飞机降落,所以矛盾还不是那么突出,也就无人过问。可而今,连国家总理都亲自过问,下令要解决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,尽管媒体连篇累牍关于焚烧秸秆污染环境的报道,尽管政府的禁令措辞严厉,政府工作人员工作也很卖力,但是成都附近郊县的田野中,秸秆焚烧的火堆仍然星罗棋布,浓烟依然遮天蔽日,火堆边不时晃动着几个人影。烧秸秆的农民,看见远处有车有人到来了,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 周兴和也学聪明了,远远看见火堆,他就停车熄火,一个人慢慢朝火堆和农民走去,想和农民兄弟好好交谈……

        周兴和深深吸了口气,一个人信心十足地走进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 为落实朱镕基总理的指示,适应市场经济需要,四川省首次在科技运行和管理中引入竞争机制,为改变过去那种科研课题在研究、试验、生产均由国家指令性计划安排的封闭运作方式,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关键地方,1998年8月22日,省科委首次召开了科研项目招标新闻发布会。时任省委副书记杨崇汇、副省长李进等领导出席新闻发布会并讲话。就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,公布了《城郊秸秆综合利用技术》的招标公告,面向全国招标。

        招标消息发出后,周兴和与他的“星河建材厂”闻风而动,参加了这次科研项目的投标。据说有200余家单位参加投标,仅8月25日,招标小组就售出标书达129份,经过筛选,留下56家科研院校和企业继续竞标,其中包括中科院成都分院在内的各大科研院校和知名企业。激烈的竞争中,周兴和本人无职称、无文凭、企业无经济实力、也无后台。但经过他不懈努力,“星河建材厂”总算进入了前8名。

        俗话说:“秋裹伏,热得哭”。周兴和记得,这一年立秋过后仍十分炎热,当他走进成都市政府第一会议室时,里面满满坐着人,使整个会场的空气更加炽热。

       1998年9月15日,四川省秸秆研讨会在这里召开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会议名为研讨会,实则就是评审各竞标单位对秸秆综合利用的科研生产方案。参加这次会议的有省市县各级领导、相关部门专家,共400多人。从入围预选的8家单位中,筛选出4家参加这次会议。因招标领导小组对周兴和持有一些偏见,“星河建材公司”3次上了参会名单,又3次被大会秘书处删除。最后还是主持招标工作的省科委副主任任绍辉同志力排众议拍板:“据我所知,真正把秸秆用于生产建材,且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的,在四川只有‘星河公司’一家,这次会议他们应该有个代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任主任,我与他素昧平生,但他尊重科学,坚持真理,对共产党这样的干部,我发自内心尊敬他们。”周兴和说,“如果我们党的干部都像他那样出以公心,清廉无私,那我们整个社会环境就可以说风清气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据了解,这个知识分子出身的任绍辉副主任,后来任四川省科技厅的副厅长,此前曾任过县委书记、地委书记,由于勤政务实,声誉颇好。为秸秆综合利用,他在招标前就做过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,心中自然有数,所以无论有多少人递条子打招呼,他都能坚持自己做人做官的基本准则。难怪直到现在,周兴和只要一提到他,都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位坚持原则的领导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,被挤掉3次的周兴和才有幸名正言顺地走进会场。

       “下面由各企业代表就秸秆综合利用方案发言。”由于这是国务院总理都关注的项目,各级领导当然都不敢有丝毫的马虎,会议在严肃认真的氛围中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参加会议的4家企业代表,规定每家代表发言20分钟。会议开始前,周兴和找到招标小组,希望能安排自己在前面发言,可由于说不清的原因,招标小组却专门把周兴和的发言排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     发言的单位都专门安排了口齿伶俐、善于语言表达的人在大会介绍情况,他们个个在发言中都声情并茂,极具感染力和煽动性,赢得众位专家频频点头——该怎么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呢?周兴和一边在听着前面3家单位的情况介绍,一边在紧张思考着这个问题。看来,再按部就班重复前面几个人所讲的问题,只能让领导和专家们感到味同嚼蜡,再增加他们的听觉疲劳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第3家发言时,周兴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已经快12点了,会场上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,有人已开始离席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周兴和想起《演讲与口才》书中介绍的两个案例:一个讲的是80年代初期,国内一个厂家研制了一种新产品,他们的情况和周兴和现在的情形差不多。别的企业发言时间有10分钟,而他们厂长发言时间只有5分钟,可这个精明厂长发言时却只用了3分钟。他自我介绍的最后一句话是:很抱歉,我这个人个子矮,为了让大家看得见我,我只好站着发言。他说,我们的产品今天就不给大家详细介绍了,晚上我们给大家安排了一场新电影,时间是6点半,大家工作很辛苦,就请大家看电影吧。当代表们6点半准时到场时,厂长上前对大家说:哎呀,我这个人真是个马大哈,连放电影的时间都搞错了。刚才他们才告诉我,放电影的准确时间是7点整,真对不起大家。这时他的员工在座位上却突然向他提问了:“刘厂长,下午你还没介绍你厂的产品,你们到底生产的是啥产品,能不能给我们讲讲?”这个厂长回答说:“我这个人不但个子矮小,而且做事总是粗心大意,看来是个不称职的领导。这样,离放电影还有半个小时,为了不让大家空坐无聊,我让工作人员给大家发点资料看看。”这样,这个厂研制的新产品一炮打响!

       让周兴和记忆犹新的另一个案例是:当年的美国总统罗斯福,虽然他身体残疾,但他以自己超凡的智慧、能力和口才当选为总统。当他走上总统就职演讲台时,还没来得及讲话,台下一位议员为了羞辱他,说:“罗斯福总统,你看你父亲给我补的这双鞋,现在又穿烂了,你看怎么办?”罗斯福笑了笑,把自己的演讲稿放在一边,亲切地对这位议员说:“我非常感激这位议员先生,提到了我的父亲。是的,我父亲的确是个修鞋匠,我能有今天的成就,完全是他老人家怎么教我去做事,如何教我去做人。他老人家在替别人补鞋过程中,一针一线做得那么仔细,那么认真;有的人没有钱,他也免费为他补鞋,有钱的人去补鞋,他也从不多收人家一分钱——难免在他老人家死了5年后,他给人补的鞋有人穿破了,这没关系。子承父业,作为儿子,我愿意将我父亲补过而又穿烂了的鞋,亲手替我父亲将它补好再送给你们。亲爱的议员先生,请把你的鞋送上台来好吗?”可是那位为了羞辱罗斯福的议员,自己却领受了羞辱,无地自容,早已逃遁了。而罗斯福总统却再次在国民面前树立了自己宠辱不惊、随机应变的超强形象。

      “下面,请四川星河建材公司代表发言。”会议主持人的声音,把周兴和从冥思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 周兴和冷静了一下,手中未拿任何发言资料,镇静地走上讲台,他上台就讲了三句话:“各位领导、各位专家,我非常高兴地参加今天的秸秆研讨会议;在今天的大会上,我敢讲真话,因为我这个厂长是自己任命的,不怕被人撤掉;我以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,向各级领导、各位专家,提出能彻底解决秸秆焚烧问题的建议,供大家参考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周兴和这几句开场白,出乎意料地引起了与会者的兴趣,连收好资料准备起身离席的人都又坐了下来——可奇怪,周兴和凝望着会场上的听众,一时间却缄口不言了。他这个举动,不免引起参会者的种种疑惑和猜测,进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。他反常的举动同时也引起了现场记者们的兴趣,无数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镜头也好奇地凑了上来,对准了台上的发言者——这个人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?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关于我们-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 18000526095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zxh@zxh98.com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