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十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6 10:23:00 点击:
第十章 劳燕分飞离故乡


         多少个这样的夜晚,周兴和都不能入睡。


         刚开办的企业要正常生产,要维持基本的运行;刚开始的科研试验要投入,需要经济条件来支撑;全家人生活要温饱,就需要拿钱去买油盐柴米——他要操心的事实在是太多了。


        在这个有寒风和落叶的冬夜,白天他处理了一个贪图小便宜损害企业利益的亲戚,面对企业管理中存在的种种问题,周兴和不得不坐下来,认真思考如何对自己企业进行管理。


        是的,他在盐亭建筑工程队和承包和平建材加工厂时,就发现了这些企业在管理中的种种弊端:由于几十年计划经济的影响,吃惯了“大锅饭”的企业职工,就像当初农村“大呼隆”的集体作业,社员上坡,锄头杵在下巴上站一天就可以混一天工分。这样的集体,只能是一盘散沙,生产力不但得不到解放,而且还受到严重的束缚,不但生产不出更多粮食,而且人人都还目光短浅勾心斗角。


        在计划经济运行中的企业,和农村集体生产一样,依然没有跳出这个怪异的窠臼。企业经济效益好坏,与企业领导无关,更与职工无关。而今,虽说在讲企业改革了,但它犹如一列跑在铁轨上的车,其运行的惯性在短时期内是不可能刹住车的。特别是像周兴和组建的这种乡镇企业,其职工主体,基本是刚丢下锄头粪桶到厂里上班的农民,他们难免会将在生产队上班时的积习带到企业中来。在他们观念里,企业无非就是原先的生产队,企业老板无非就是原先的生产队长,企业干好干坏与他们无关,他只管做事拿钱吃饭就行了。对有些人来说,要说糊弄生产队,糊弄生产队长,这是他们幼儿所学,根本是用不着谁来教的。


         这样的企业怎么能适应残酷的市场竞争,怎么能生存发展,怎么能产生经济效益?企业没有效益,哪来钱给职工发工资,老板更谈不上剩余价值。老板没有剩余价值,又如何能让企业正常运行,又怎么能投入再生产?这样的企业,只能进入到恶性循环之中,像先前的盐亭建筑公司与和平建材加工厂一样倒闭!


         其实好长时间以来,周兴和都在苦苦思考和梳理着这些问题。


         周兴和虽然没有专门学过企业管理,但他勤于思考,勤于总结,善于将别人的经验教训同自己的实践探索结合起来,得出与常人不一样的结论。


         经过思考和梳理,他得出结论:要办好企业,就必须在自己的企业里清除懒惰散漫、为人虚假、妄自尊大、不负责任、胡吹乱说、说东道西,危害团结的一切不良行为;就必须坚决杜绝鼠目寸光、贪图小利、挥霍浪费、假公济私、不廉不法、任人唯亲的恶劣现象发生。


        夜深了,人静了。除了窗外光裸的树枝上几片凋残的枯叶,在寒风中发出簌簌的声音,四周已是一片安宁。周兴和久久地站在窗前,寒风吹拂着他的脸颊,拂起了他的头发,望着夜色中朦胧的景物,他的思绪渐渐清晰起来。


        回头转身,他打开电灯,坐了下来,摊开稿纸,重重地在上面写下一行字:星河建材厂《“逆向管理”实施办法》。


         一下笔,他文思涌动,恨不得把这些年来的所思所想统统付诸笔端。他笔尖在稿纸上疾疾行走,他写道:“‘逆向管理’,是一种全新的概念,全新的管理方式。此之管理,是以有悖于人们常规的管理方式,分解通常的管理过程及其方式方法;而‘顺向管理’是把每一个人视为只能从事最低工作目标的人,一个人的饭三个人吃,一个人的活三个人去干。大家拿钱,少数人干活。干活的人工资奖金拿得少,少干活或不干活的人、会说假话的人工资及奖金还拿得多。几年评一次工资,每评一次就降低一次积极性,每月发一次奖金就会有一次摩擦,归根到底搞不好,因为这种方式是错误的……”


        在这个《办法》中,周兴和严肃地总结了过去,郑重地审视着现在,认真地规划着未来。他解释了什么是“逆向管理”、什么是“顺向管理”、“逆向管理”与“顺向管理”有什么不同、“逆向管理”特殊性的具体体现、“逆向管理”的使命、“逆向管理”的终极目标等问题。


        他写道:“企业运转随时都可能遇见困难和危机,困难和危机可以致人于死地,又可以赐人以良机,致人死地而后生,化腐朽为神奇;但危机与良机、生存与死亡、腐朽与神奇本身只有一步之遥,能不能由此转生,走出黑暗迎来曙光,最关键的是有没有面对困难的勇气,能否把握好转化条件的技巧和处理问题的决策能力。


      “我这个人生性就好冒险,不达目的死不罢休,从来不回避任何困难,从来没有被危机所吓到,更没有落入危机的陷阱而不能自拔。相反,我是专门盯着危机的屁股走。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,有几次危机就有几次更大的成功——这叫做‘危机挺进’……”


       “‘逆向管理’最注重关心职工的生活条件、工作环境、身心健康、子女学习或就业。总之,‘逆向管理’就是要求经营者和全体职工与企业共创命运,默默工作,默默奉献,这就是前途——就是企业和员工个人的共同前途……”


        这是1992年11月27日。


        写到深夜,当周兴和在稿纸上打下最后一个句号,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身,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时针已指向凌晨2点了。


         说句公道话,周兴和能在20年前,在民营企业管理中,就能够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,这在当时的经营者中是很少见的。他的“逆向管理”思考,以及提出企业的管理方式方法,虽还不能完全形成理论体系,但他能够较早地看到了企业管理中的种种矛盾和弊端,比较超前地提出了现代企业管理的一些基本理念,比较明智地提出了企业管理中的文化建设问题,并多年在企业管理中进行实践探索,对于一个未经过专业培训的农民企业家来说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


        夜更深了,周兴和一口气把心里要想说的话都写在了纸上,仿佛吐出了多日淤积于心的块垒,从心底里感到了一丝欣慰。他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手,站了起来,缓缓走到了窗前。夜色里,不知什么地方,突然传来几声狗吠。莫名其妙,一丝忧虑不知怎么又爬上了他的心际:目前企业所处的环境,家庭所面临的情形,毫无疑问都隐含着种种的危机,那么,该如何去化解当前的危机呢?


         昏黄的电灯已发出惺忪的光影,寒风依然吹拂着外面的残枝败叶。一些乱七八糟的思绪,让周兴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睡意,他又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。


        周兴和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,他的企业管理刚刚收到初步成效,新型产品试验刚刚露出一些端倪,尽管他用极大的耐心作了很大的忍让,但家庭的矛盾还是不可遏制地总爆发了。


        那天上午,周兴和熬了一夜,正在和客户洽谈业务,刘凤琼来了。大概是家里经济出现些困难,她又毛焦火辣来找周兴和。当着客人的面,才说两句话,焦急的刘凤琼又面红耳赤和周兴和争执起来。当尴尬的客人从中劝说时,刘凤琼竟和客人也吵了起来!


      “算了,刘凤琼,这是工作场合,不要在这里吵!”周兴和见此情形,气极难捺,他强忍怒火,“有什么事,我们自己回家去说。”


        刘凤琼也在气头上,她坚持不走。周兴和向客人道了歉,把刘凤琼拉回了家里。回到家,刘凤琼依然不依不饶,像要把这些日子来积聚在心中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。周兴和脸色铁青一言不发,妻子这些日子来过分的举止,早就激起了他极度的反感和愤怒。当刘凤琼大吵大闹,上前要和周兴和抓扯时,周兴和心里的积怨也总的爆发了,他狠狠给了刘凤琼一拳——这一拳打得很重,刘凤琼当即就大声呻吟起来!


        就是这一次冲突,夫妻两人的矛盾就更加激化了。刘凤琼住进了医院,在她愤怒已极时,向周兴和提出了离婚,要周兴和“滚回农村那个穷山沟去!”


       几年来无休止的争执吵闹,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分歧,周兴和的小儿子也无人照料,自己的生活也无人过问,此时,周兴和对他与刘凤琼的婚姻已经完全心灰意冷,加之产品的研制也屡遭失败,思想上经济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他更是内外交困举步维艰。


       在这种境况下,周兴和只好安顿好儿子,把他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他的产品研制中来,只有在极度劳累极度疲乏中,他才可能忘却苦痛,忘记烦恼,忘却忧愁,忘记伤心。


       星光黯淡,晨霜暮雪。伴随着苦涩和孤独,周兴和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打发着——是天命因果的夙旨,还是飘茵落溷的偶然,阴差阳错,正在周兴和最失意最低沉的日子里,另一个女人却意外地闯进他的视野来!


       周兴和开办的建材厂旁边,是盐亭县烟草公司的仓库。仓库里有个管理员姓申——我们姑且就叫她小申吧。这时她刚满30岁,离异后带着一个小儿子生活。由于搞产品研究和生产,周兴和正好租用烟草公司院坝存放和晾晒产品。闲来无事时,小申怀着好奇心,经常去参观欣赏他们各种造型的产品。与此同时,她对成天沉默寡言搞研究、别人都说他是“狂人”的周兴和,也产生了好奇心,逐渐有了了解这个人的想法。


       处于人生低谷的周兴和,他其实也希望有人能了解和理解自己。见有人想了解他,他满腹的苦衷,满心的哀怨,以及他的抱负和理想,也渐渐向小申吐露出来。小申呢,其实也不甘心于每天守着偌大的一个仓库,过着平淡枯燥的日子,也想能在自己人生中有一番作为。慢慢地,她对周兴和了解后,她和他就有了共同的语言。周兴和从心底里对小申能够对自己创业艰辛的理解感到安慰,对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人吐露心声而感到安慰;小申呢,对周兴和艰苦创业的经历和刻苦钻研精神感到钦佩,对他不幸的境遇表示了深深的同情——人与人之间有了共同的语言,难免就有了交往的基础,一来二往,两人都逐渐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。


        一个小小的盐亭城,就连张家的婆婆和媳妇吵了架,李家的老丈人和女婿打了捶,不到半天就会传遍全城,何况两个男女之间的频频接触呢!周兴和与小申交往的事,时间不长,就有那好事者把事情传到了刘凤琼耳朵里。这还了得!原本就受到丈夫冷落的刘凤琼,这一下更是不依不饶了,在和周兴和大吵一架后,将他推出了门,并向他下了最后通牒:“有我无她,有她无我,我们干脆离婚!不离婚,我就用死来成全你们!”


        如此一闹,这件事就更弄得来满城风雨了——这种风雨,当然毫不留情地淋湿了周兴和与小申,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又让两个被淋湿了的人只好同打一把伞,共同走到一个屋檐下去躲雨呀!


        在采访刘凤琼时,谈到两人离异的事,笔者明显感觉到,其实她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是有些后悔的。由此我就想到:有情人才成眷属,当初两人历尽艰辛走到了一起,就应当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情分倍加呵护和珍惜。如果两人真的不想分手,不管是谁,当外面有风雨袭来时,他或她都不能把对方推出门外,而要想办法留在屋里。即使对方要出门,都应该给对方一把雨伞或一顶斗笠。这样,即使是在风雨袭来时,他或她就不会躲到别人屋檐下去避雨了呀!


        在风雨中过了半年多时间的周兴和,经过无数个日夜痛苦的考虑:既然与刘凤琼志不同道不合,既然这婚姻已经名存实亡,既然自己完全无法将未竟的事业进行下去,那好,离就离吧!最后,周兴和只好孤注一掷,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
        或许刘凤琼只是想用“离婚”这两个字来要挟周兴和,让他在自己面前缴械投降。可当周兴和签了字,她反倒后悔不肯签字了!周兴和此时去意已定,面对刘凤琼的哭泣和泪水,他向她提出:“这几年你跟着我,过得也不容易。这样吧,离婚后,这家里的一栋房子、一切财产全部归你;外面的所有债务全部由我偿还,你只给我一纸离婚证书就行了。”


        离婚后,周兴和并没有立即和小申住在一起,由于怕刘凤琼在极度的忧郁中发生意外,周兴和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并没离开家庭,当刘凤琼的情绪慢慢稳定后,他却由于身心劳累过度,染病住进了医院。


        当周兴和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,心力交瘁地思索着病愈后何去何从时,小申不避嫌疑请假来到了他的病床前,悉心照料周兴和。每当周兴和接过小申一杯水、一碗饭,他的心里都十分感动。同时,小申表示愿意辞去她的正式工作,以便背水一战,与周兴和白手起家,共同创业!


        事业上能有知音,工作中能有帮手,生活上能有伴侣,能够理解和支持他把未竟的发明创造进行下去,帮助他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,这是周兴和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一个夙愿啊!从医院出来后,为寻求一个较为宽松的从事研究和创业的环境,避开周围人们的闲言冷语,特别是避开刘凤琼的干扰,周兴和毅然怀揣一纸离婚书,身背数十万元的债务,分别和小申离开盐亭县,到了绵阳市,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,重新又在这里创业了。


        这是1994年的初春。这一年,周兴和已经到了不惑之年。


        然而,在绵阳这陌生的环境中,他们将又会遭遇到什么呢?福兮?祸兮?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18000526095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点击留言
留言板MESSAGE BOARD
x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