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六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5 16:50:00 点击:
 第六章 分道扬镳又续娶

 佛经曰:同船过渡前世修。

这其实告诉了人们一个浅显的道理:大千世界,尽管芸芸众生熙熙攘攘,但人与人之间的相识相知,既有偶然的因素也有必然的因素——缘分一说,就不能简单归结为唯心论了。有的人相处几十年,却形同陌路;有的人却一见如故引以为友。尘世的姻缘,恐怕讲究的还是个缘分吧!

     周兴和背着铺盖卷走出看守所大门。

     时值初秋,空气好不清新,天空好不高远,阳光好不灿烂!他抬头看了看久违了的蓝天和白云,看了看远方的山峦和绿树,眼前竟有些眩晕。当他收回目光朝前望去,眼帘里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来。

    那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 这个女人,在周兴和被收审期间,和周兴和妻子王琼华到这里来探望了他好多回,除了给他送些香皂、牙膏之类里面需要的东西,再有就是嘘寒问暖,使深陷囹圄焦躁烦闷的周兴和感到无比的安慰。有时,这个女人还和妻子王琼华不约而同走到了一起,他们以姐妹相称,都在为周兴和的安危和前途担心。甚至,在王琼华天晚了或下雨回农村不方便时,她还把她接到自己家居住。

    这个女人叫刘凤琼,是盐亭县城郊旅馆的服务员。她得知周兴和今天要出来的消息后,专门赶到这里来接他。

    这个人出现在周兴和最困难的日子里,恐怕也是一种缘分吧!

    在周兴和进看守所的前一年,也就是1987年6月的一天,他和运输木材的驾驶员来到城郊旅馆住宿,认识了刚到这里才工作两三天的服务员刘凤琼。这个服务员,和其他服务人员一样平淡无华,刚开始并没有给周兴和留下特别的印象。当天晚上,他和喝得醉醺醺的驾驶员回到旅馆,敲开了值班室的房门。

    半夜时分,一股烟雾从旅店的走廊里蹿了出来,引起了正在值班尚未休息的刘凤琼注意。她循着烟味找去,发现这烟雾是从周兴和他们住的房间里传出来的。她急急打开房门,看见喝醉的驾驶员床铺已被一个烟头点燃。情急之中,她打来一盆水噗地将火烟泼灭。继而,她大声的叫嚷把周兴和两人吵醒。周兴和醒来一看,也吃了一惊,面对恼怒的服务员,他连忙赔不是。

    刘凤琼没给他们多说,被子铺单烧坏了,叫他们第二天自己去给旅馆领导解释清楚。

    就是这次未遂的火灾,让周兴和与刘凤琼相识。一来二往,他们逐渐熟识起来。周兴和了解到,刘凤琼因丈夫早年去世,就她一个人拖着5岁的女儿相依为命,她艰难的处境让周兴和产生了同情;刘凤琼也了解到,周兴和家在农村,家里有一个由父母做主从小娶来的媳妇,还有4个孩子,生活也是很艰难的。刘凤琼钦佩周兴和的聪明能干,敬佩他为人耿直仁义;周兴和也觉得刘凤琼善解人意、贤淑重情,久而久之,两人逐渐引以为友。

    周兴和一个人长年在外奔波,在生活上只能是自己照顾自己;刘凤琼作为一个带孩子单身女人,生活中也有许多不便之处。闲暇之时,两人有时在一起交流思想,谈谈心里的烦恼和苦闷,相互间也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由于思想比较接近,性情比较相投,久而久之,难免日久生情。特别是周兴和被关起来之后,刘凤琼常去看守所探望他,给了周兴和许多安慰,这让他从心底里感到温暖。周兴和慢慢读懂了刘凤琼的心思,一种朦朦胧胧的想法也从他内心滋长起来。

    尽管周兴和与王琼华婚前没有什么感情基础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人之间观念、情趣、习惯等的差距也越来越大,可每当想到妻子这些年来和自己一起受苦受难、共同养儿育女的过程,周兴和心里就矛盾到了极点——怎么向妻子开得了口呀!

    人的感情这东西很奇怪,只要有合适的土壤,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萌芽,最后顽强地顶破土层,生长起来。

    周兴和被释放的当天晚上,刘凤琼向他明确地袒露了自己的心迹:“我知道,这几年,你和妻子都是分多聚少,感情平淡。我和你之间,照道理应该有一个完满的结局。但,我也很矛盾,也不希望伤害到你现在的妻子。”

   “是呀,就是因为我和他是患难夫妻,我实在是不想伤害她……”周兴和沉默了一阵,说出了他的心里话,“其实,你是城里吃商品粮的,我是一个农村人,又没有钱……”

   “我不在乎你现在有没有钱,我看中的是你这个人。”刘凤琼说,“如果你能在5天之内与王琼华办好离婚手续,我们就可以正式结婚,我全力支持你在盐亭创业。否则,我们就分手吧……”

   周兴和低头不语,他思想激烈地斗争着。

   “听我乡上的亲戚说,你如果能到盐亭来办企业,就能够申请10个农转非的指标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可以去找那个亲戚帮忙,把你和孩子办到城里来……”

    刘凤琼的一番话,让周兴和一夜没合眼。

    天刚亮,周兴和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,急匆匆就往农村家里奔去。回到家,全家老小见有惊无险归来的他,一片欢声,妻子拿出了家里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,来为他接风。

    天黑了,孩子们睡下后,周兴和与妻子开始了一场严肃认真的谈话。

    当周兴和把自己与刘凤琼认识的过程,以及这次回来的有些想法如实告诉妻子后,他忐忑不安地等待妻子的反应。此时,四周静极了,只有煤油灯如豆的火苗,在山风里轻轻摇曳。王琼华听完周兴和的叙述后,她没有委屈怨恨,更没有哭天抹泪,而是久久没有吱声——这么多年苦难与艰辛的磋磨,她的心已经磨得很粗糙,遇事不惊了。

     正当周兴和心里七上八下不能平静时,王琼华说话了:“兴和,我想了一下,我们不能让一家人都在这个地方困死,为了你和孩子将来的前途,我们干脆把婚离了吧!这样,你和孩子的户口,就可以更方便地迁到盐亭城里去了。在农村生活太苦、太艰难了,现在能弄到一个农转非指标多不容易哪!”

     “唉——”周兴和这声叹息,不知是松了一口气,还是叹了一口气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连一向自诩硬汉的他,听了妻子的话,眼睛里也禁不住潮湿起来。

    “那……你怎么办呢?”

    “你放心,我个人倒没什么。以后能嫁人就嫁人,没有合适的,年纪大了我就带外孙就是了。”王琼华接着平静说道,“两个姑娘也大了,到时候我给她们找个人户,把她们嫁出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 “王琼华,没想到天底下还有你这么宽容大度,这么深明大义的女人!”周兴和听了妻子这番话,禁不住眼泪差点流了出来。停了停,他一字一句对王琼华说道:“我发誓,我周兴和如果将来事业有成,我绝不会忘记你,一定会报答你!”

    1999年9月,周兴和践行了自己的诺言,专门为王琼华在成都买了商品房,把她和她再婚的丈夫一起接到了成都定居,让他们离开了贫穷的山区。他们在成都的生活费、水电费、物管费、医疗费等全部由周兴和承担。周兴和并承诺,负担到他们百年以后——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  香烟袅袅透灵轩,钟磬声声绕殿前。

  仙鹤啾啾迎信众,清风飒飒响悬泉。

  须山隐隐无尘浊,苦海汤汤有渡船。

  参透禅机除俗念,菩提树下皆善缘。

    烛光摇曳,香烟袅袅。寺庙迎面的石碑上,刻着一首邛人怀忠先生的一首律诗。再往前走去,就是大雄宝殿了。

    佛祖在上,他安详而慈悲地注视着走进大殿,前来烧香膜拜的无数信男善女。古往今来,人间的皇帝不能救人于苦海,不能佑护天下芸芸众生,人们当然只能求助于天上的神仙,祈求家人和个人的幸福安祥了。

    一大早,周兴和与刘凤琼从盐亭出来,专程赶到了邻县有名的梓潼大庙。他依从刘凤琼的建议,在他们正式结婚前,到这里来烧炷香许个愿。是的,这些年周兴和真是运交华盖,多灾多舛啊!现在他遇到了刘凤琼,怕是该时来运转了吧!

    刘凤琼点燃一炷香,插在了菩萨面前的香炉里。她默默地祈求着上天能保佑他们事业有成,生活顺利,夫妻和睦,白头到老。

    他们的心愿是虔诚的。应该说,两人今天能走到一起,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 烛光依然摇曳,香烟依然袅袅。那天晚上,刘凤琼和周兴和谈话后,一整夜她都惴惴不安。

    一大早,周兴和就赶回农村老家去了。望着周兴和离去的背影,刘凤琼心情十分复杂。莫名其妙,从周兴和走的当天晚上起,盐亭这地方就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。这雨,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,整整下了3天3夜,还没有一点停歇的意思。刘凤琼望着涪江不断上涨的江水,心急如焚心乱如麻,开始后悔不该给周兴和施加压力,应该给他一定的时间,慢慢妥善地来处理他的家庭问题。她知道,尽管周兴和没有肯定地给她做出什么承诺,但他是个做事认真,说到就要做到的人——万一他回去后妻子不同意离婚怎么办?在离婚的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?他离不成婚,自己又应该怎么办呢?……

    一连几天,刘凤琼食不甘味夜不能寐,可到了第三天傍晚,正在她坐立不安之时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她惴惴不安地打开门一看,叫她吃了一惊!只见周兴和面容疲惫憔悴,浑身上下都是污泥,淋得像只落汤鸡,推着一辆破自行车站在门口。

   “下这么大的雨,你怎么不等雨停了再走嘛!”刘凤琼嗔怪道,她边说边把周兴和让进屋里,“万一摔倒了怎么办,万一感冒了咋个办哟!”

    走进门,周兴和没说一句话,只是默默从身上掏出一个用塑料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她,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一下就瘫倒在椅子上。刘凤琼满是狐疑地打开那个塑料包,原来是一本离婚证书。

    周兴和真的离了婚!这叫刘凤琼又惊又喜。她的心情很复杂,她知道这本离婚证书,是牺牲另一个女人的代价换来的,心里不由得掠过一丝愧疚……

    周兴和下决心和刘凤琼结婚,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刘凤琼对他的忠贞:当周兴和被收审关进看守所后,当时负责办他案子的那个检察官,其实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。当他知道刘凤琼与周兴和的关系后,以周兴和案子为由,多次跑到刘凤琼家里去纠缠她,甚至大白天在她家里肆无忌惮要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,但都被刘凤琼坚决拒绝。周兴和出狱后,听朋友讲了这件事,还唏嘘感动了一番。

    但两人要真正走到一起,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 刘凤琼要与周兴和结婚的消息,不到两天,就传遍了小小的盐亭县城,引起人们议论纷纷。在刘凤琼家里更是引起了一场地震,立即遭到她全家,特别是她父母的反对。你想,在当时城乡差别那么大的情况下,城里的男人不管是瘸子麻子,只要你愿意,就可以在农村挑个漂亮的姑娘;还没听说城里有工作的女人去找个农村丈夫的,何况她要找的这个丈夫,不但腰无半文,而且还结过婚,农村还有4个孩子!

   但此时刘凤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不管父母的百般阻挠,铁了心就要嫁给周兴和。

    1989年3月8日,他们在盐亭县城举办了婚礼。刘凤琼的父母连他们的婚礼也没有参加,也不准女儿两口子上门。过了几天,刘凤琼带着周兴和上门去拜见父母,可敲了半天门,两个老人还是把他们拒之门外。

    周兴和与刘凤琼结婚后,就住在刘凤琼原来的房子里。不久,周兴和就回到农村,将小儿子接到了城里来。平常百姓的日子,当然首先是油盐柴米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们拖着两个孩子,经济上非常拮据,常常捉襟见肘。在最困难时,有时竟还吃了上顿无下顿,几个星期难得开回荤。

    看来,他们专程去梓潼大庙烧香求佛还是有些枉然,大慈大悲的菩萨这时还没来得及青睐他们。

    从看守所出来后,周兴和孑然一身,已是一无所有,既无项目,又无场地,更无资金,原来的木材生意也无法再做了,当然更无法筹办自己的企业。为了养家糊口,周兴和没日没夜在外面打短工、揽工程、跑材料、做生意。而刘凤琼则利用上班之余,为周兴和介绍关系、收集信息、疏通渠道、筹措资金。生活虽说艰难,但那几年他们还是互敬互谅,相处还是比较和睦的。

    第二年初春,周兴和偶然听到一个消息:成都和平建材加工厂因严重亏损,准备找人承包出去——这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周兴和与刘凤琼商量后,准备前去试一试了。

     但是,就凭周兴和现在这种窘况,他能承包到这个企业吗?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关于我们-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15378197711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zxh@zxh98.com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点击留言
留言板MESSAGE BOARD
x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