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五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5 10:32:00 点击:

  第五章 稀里糊涂进班房


  秋阳西斜,把周兴和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。

  “这里面的规矩你都听明白了吗?”身着公安制服的狱警板着一张脸,见检察院的人把周兴和送到看守所来,他们给他交代完这里的规章后,打开周兴和的手铐:“进去好好悔罪,等着审查结果!”

  两个狱警带着周兴和七弯八拐走过两道铁门,来到一间狱室前,打开门将他塞了进去。随后,身后的铁门“哐当”一声关上。从这一刻起,周兴和就和外面的空间完全隔离起来,彻底失去自由了。

  狱室里光线很暗,周兴和从强烈的日光下走进这阴暗潮湿的地方,眼睛一下还没适应过来。他闭了闭眼,一股汗臭尿臭的气味冲进他的鼻孔。良久,他睁开眼睛,这 才看清里面的一切。狱室里空荡荡的,除了门口有个尿桶,靠在里边地下草铺上,横七竖八或躺或坐着六七个人。这些人大都衣衫污浊,面色苍白,头发胡子蓬乱, 他们见狱室里又进来一个人,都用惊诧的目光望着他。

  少顷,一个面善的年轻人见周兴和站在那里无所适从,这才从草铺上爬了起来,从旁边拖过一张草席,挨着他的草铺铺好,又从他肩上接过被子放在草席上,周兴和这才在牢室里安顿下来。

  这是1988年9月。周兴和记得,他进去时,快过中秋节了。

  “你是犯了哪样事进来的呢?”那个年轻人见他呆呆在草铺上坐下,关切地问他。此时,一个狱室里的人都直勾勾地望着他,想听到他的回答。

  犯了哪样事呢?周兴和想了想,还真不好回答。他环视了众人一遍,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——说实话,他稀里糊涂被弄进来,到这时他还没想通,自己到底犯的是哪条罪呀!

  在甘肃高兰县的工程搞砸了后,周兴和不但没赚到钱,反而还拖了一屁股债。无可奈何,他在那建筑工程公司待不下去了,只好又回到农村。他先是在老家种桑树养 蚕,同时把自留山的茅草铲掉种蓑草。那一两年,他和妻子起早贪黑辛勤劳作,刚开始这些东西勉强还可卖些钱,可后来随着国家经济调整,丝绸行业越来越不景 气,蚕茧收购价越来越低,有时甚至还卖不出去。蓑草的价格,更是越压越低,到后来基本不值钱。

  这期间,尽管他出去做了几回生意,但都是赔钱的买卖,有一回他出去买棉大衣卖,由于轻信朋友,还被人骗了,连本钱也没收回。如此,老债新债加一起,又使周 兴和再次跌入债务的深渊,让他又喘不过气来。债主时常上门催债,坐在家里不走,有时弄得他连家也不敢回。每次债主上门,都由王琼华给人家说尽了好话。

  这期间,王琼华的大哥见周兴和折腾这些年,没有什么起色不说,反而又欠一屁股债,他多次劝妹妹王琼华改嫁,并还给她物色了另外的婆家。但这时王琼华还是没 有嫌弃落魄的周兴和,她说:我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周兴和现在是有困难,但我要照顾几个孩子,不能离开这个家。

  到了1987年初,屡战屡败穷愁潦倒的周兴和还是不甘心就此罢休。过了年,他带上家里卖肥猪剩下的56元钱,又出门去闯荡去了。出去后,他和3个朋友在盐亭县合伙做木材生意,他们从大山里买来木材,卖给外面的木材商或加工厂,从中赚取差价。

  周兴和是个绝顶聪明的人,他跟这几个朋友只做了两趟生意,就窥见了其中的商机。他对几个朋友说,我们应该改变经营策略,对运木材的驾驶员不能太苛刻,山高 路险白天晚上,驾驶员常年奔波很辛苦,不要在他们身上舍不得花钱,招待他们的伙食要好一点,有了利益要均摊。比如,驾驶员每运一趟木材,就给他们 100~200块钱的辛苦费,我们只要求他在木材空隙处,多装50~80个菜板,这笔钱就够他们的生活费和辛苦费了;另外,在汽车大梁下面,多装10副床 枋,每副可赚30多元,10副床枋赚的300多块钱就是纯利润了。

  可几个朋友认为他们资格老,对周兴和的这些建议嗤之以鼻。他们认为,我们是老板,是拿钱请驾驶员运木料,驾驶员理所当然就该按我们的吩咐去做,他不想干,我还不想请他呢!

  有人说农民一般都目光短浅,太精于算计,都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,因而他们常常看到的只是眼前的鸡毛利益,算计的都是分分厘厘的小钱,时常做些因小失大的事 情。所以说,他们绝大多数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——周兴和虽然也是农民出身,但他却具备了一般农民所不具备的另类素质,那就是:诚信、大气和睿智。

  同时,他给几位生意伙伴建议,为了赢得市场,争取更多客户,应该薄利多销。可这几个人依然自恃高深,根本就不把周兴和放在眼里,把他的这些建议当作耳边风,不置可否。

  志不同道不合。后来,周兴和只好和他们分开经营,连最后做两笔生意的利润他也没要。

  周兴和和几个朋友分开后,他哪来做生意的本钱呢?他这时采取的方式是,利用别人的资本。比如3车木材只能卖到12000元,他让出资人赚够了应该赚的,超 出部分才归他所有。这种生意当然有人愿意干,大家互惠互利皆大欢喜。由于周兴和的诚信和勤奋,很快他就赢得了盐亭、三台、绵阳等地许多木材商的信任,销售 渠道十分畅通。短短三四个月时间,他个人已盈利5万多元。

  与此同时,原先和他合伙做生意的3个伙计的经营状况,却十分艰难了。没有办法,他们只好屈尊找到周兴和,要求还是共同经营。

  周兴和这时做出了一个既正确又错误的决定:同意再和他们合伙经营。他这样做,当然出于朋友义气,他是感念当初出来时人家曾帮助过自己,现 在大家应该有福同享,但原先的合伙人都是些自视清高之人,根本就没把周兴和放在眼里。周兴和忘记了古人那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行高于众,人必诽之”的至 理名言——而今,他自己酿就的苦酒,要由自己喝下去了。

  周兴和被弄到这里来,其实就是这些人把他推进了一个陷阱呀!

  天慢慢黑了,狱室外甬道上的灯亮了起来。失去自由的周兴和连晚饭也没心思吃,他躺在草铺上,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,脑际间始终有个问题在盘旋:自己到底违 犯了哪条法律,会被检察院的人抓起来,被关到这里来呢?还有,检察官说自己给人送了钱,不错,自己是给人送了钱,但就是送点钱,难道就犯了这么大的法么? 另外,送钱的事,只有自己几个合作伙伴知道,是哪个人去告发的呢?

  周兴和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夜已经很深了,旁边的几个牢友鼾声大作起来,周兴和躺在草铺上辗转反侧,始终睡不着。直到天快要亮时,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。

  坐牢,周兴和这一辈子连做梦也没想到。

  父母亲一辈子尽管穷愁潦倒,但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。他们宁愿饿死冻死,也是绝不会越雷池一步的。父亲在的时候,尽管他说不出什么大道理,但经常教育周兴和的一句话就是“毒人的药不吃,犯法的事不做”;还有一句就是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”。

  平时,周兴和见到戴大盖帽的公安,似乎还有几分胆怯;路过公检法机关门口,他连头也不抬一下,心想我周兴和又不犯法,这辈子也绝不会和这些地方打交道——可是,你不想和他打交道,他却要找上门来!世事的变迁,那是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的。

  周兴和刚进监狱时,心情烦躁到了极点。从小他虽说生活艰难,经常挨冻受饿,但他却拥有自由。他能上山捉蝴蝶,下田逮泥鳅;他能上街去赶场,上坡去打柴。哪怕就是前些年,公社“群专”的人几次批斗他,但也没有正经地把他关进牢房呀!

  这里,吃霉米睡地铺倒还罢了,房间狭窄空气污浊也罢了。最使人难以忍受的,就是在这有限的空间里,除了铁门上那个可怜的窗洞,四周全都密不透风,高墙和铁 门把世界上所有的阳光空气都与这里隔绝起来。牢室里,白天无光,夜里却有灯。同时,关押在这里的人,天天还要无缘无故被人喝斥,屙屎屙尿都要请示报告—— 失去自由的滋味,真比被人一枪毙了还难受啊!

  我到底犯了法律上的哪一条呢?周兴和想来想去想不明白,他感到满腹的委屈、冤枉、烦躁,有时甚至愤怒起来!

  “党的政策你知道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刚进检察院时,检察官给他交代政策,“你到这里来,就要老老实实把问题交代清楚!”

  “我除了在地里种庄稼,就是正正经经做生意,不晓得犯了哪样法,你们要叫我到这里来。”检察官的问话,让周兴和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我们也不想跟你绕圈子,你给人行贿的事,把它交代清楚!”

  “行贿?”周兴和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,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“行贿“这个犯法的词儿。

  “就是你给人家送了多少礼,多少钱。”检察官见他一脸诚实,确实不是装痴作哑,才把法律条款拿给他看。说实话,他在看那法律条文时,上面的“贿赂”两个字,他还不认识。

  “送钱?行贿?”周兴和想了想,懵懂知道了这个词的涵义,但他还是忍不住又问,“送礼就是送礼,送钱就是送钱,怎么又和‘行贿’拉扯在了一起?说实话,逢年过节,我经常都给亲戚、长辈送礼送钱,难道都犯法了么?”

  “跟亲戚、长辈送钱送礼是一回事,但为了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,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,这送钱送礼又是另一回事!”检察官说着说着严厉起来,他提高了声音,“你别给我们兜圈子了!说,你到底给哪些人送了钱?送的数额是多少?”

  周兴和这一下终于醒悟过来:自己给人送钱,既然都犯了法,那收了他钱的人,肯定更犯了法。如果自己把他们说出来,他们不是也要到这检察院来坦白交代么!人 家在生意上帮了自己的忙,送的钱虽不多,但人家没来敲诈自己,是自己自觉自愿送人家的;如果把他们交代出来,让人家丢掉官位丢掉饭碗,那不就是落井下石, 太不仁义太不义气了么!

  周兴和是个倔犟的人,他认准了的死理,就是10条牯牛也拉不回来。想到这里,无论检察官再怎么问,他都缄口不语了。

  “你想包庇这些人是不行的,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!”检察官严厉地对他说道,“我们是能够调查清楚的!”

  周兴和抱定了一个宗旨,任随你怎么发问,他都一言不发。

  “你这个人还真是顽固。”最后,检察官不想和他费口舌了,递给他一张《收容审查证》,“在这上面签上名,捺上你的手印!”

  于是,周兴和被送到了看守所来。

  后来周兴和才知道,原来,那3个生意上的合伙人投靠他以后,他们共同经营才5个月的时间,到1987年8月,他们4人已经每人分得17万利润。照道理,生 意做好了,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,可偏偏却生出莫名的意外来了!一个和他同做生意姓李的朋友,为人奸诈心胸狭隘,他串通其他两个合伙人,共同告发了周兴和行 贿的事情——好啊,周兴和进了监狱,他们自然就除掉了生意上最强悍的竞争对手,就可以轻易垄断此地木材销售的天下了!

  商场上波诡云谲,陷阱丛生。初涉商海的周兴和,由于他的义气和善良,让他栽了个大跟斗!

  天黑了又亮了,天亮了又黑了。沉闷、枯燥、憋屈、愤懑,失去自由的日子真的太难熬了,日复一日就呆呆地看着不明不白的日光,从墙壁的这边慢慢移到那边,然后在昏暗的灯光下,闭上眼睛做着无数浑浑噩噩光怪陆离的梦。

  进来一段时间后,检察院的人再也没来提审过他,狱室里的犯人见新来的这个人整天沉默寡言,也摸不透他的底细,所以也并没有欺负他。既来之则安之,过了大约半个月,周兴和才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环境,心境才开始慢慢平静下来。

  心情平静下来的周兴和,有一天,他不知是哪根神经发了岔,突然非常强烈地想读书!算起来,他失学已经20多年了,这些年来为了一家人的生存,他拼死累活, 流离颠沛,哪里有时间和精力来读书呀!这几年,每当他看见孩子们背着书包蹦蹦跳跳上学时,他就想起自己苦涩的童年和少年,除了对那些上学的孩子充满羡慕, 他更多的是感到一阵阵辛酸——而今在这牢房里,虽说诸事不如人意,但寂寞清静,百无聊赖,这是多么好的读书机会呀!

  想到这里,他突地翻身从草铺上坐了起来,走到门洞边,向管理人员报告了自己的要求。

  那时,监狱里尽管没有图书室,但有关党和政府政策方面的政治书、为教育改造犯人的法律书还是有的。周兴和首先选定的就是学习法律书。在那里,他利用这难得 的时间,从早到晚如饥似渴地地学习起《宪法》、《刑法》、《刑事诉讼法》、《民法诉讼法》等各种法律来。通过系统的学习,久而久之,让他大开眼界,甚至还 兴奋不已。

  “我还真要感谢那位让我坐班房的朋友,如果不在那特殊的学校呆了将近一年,我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。在班房里,我认真系统地学习了法律知识,使我从一个法盲 成为比较精通法律的企业家。”2007年6月,周兴和在四川大学的讲坛上,他提到这段难忘的经历,他告诉同学们,“法律这东西,就跟用电一样。如果你不懂 电,它可能烧死你;反之,它就可以为你服务。法律也是一样,你不懂法,就可能触犯法律;反之,你可以用法律来保护自己,也可以打擦边球。”

  就是这段难忘的牢狱生活,增强了他的法律意识,使他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孜孜不倦学习和钻研法律知识,2007年他还破例获得法制专家证书。

  在监狱里整整呆了11个月,到第二年秋天,周兴和的问题终于审查清楚。说起来,无非就是一个不懂法的农民为了维持生计,给人送了一点钱,所以他被司法机关无罪释放了——他刚跨出高墙,他婚姻的危机却已在酝酿之中了。
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18000526095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点击留言
留言板MESSAGE BOARD
x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