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四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5 10:06:00 点击:

  第四章 走出大山闯世界


  寒冷的冬天终于就要过去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第二年,即使在川北偏僻山中的小山村,也可以嗅到一丝春的气息了。

  第一缕春风,来自遥远的安徽凤阳县小岗村。这一年,小岗村的农民吃够了大集体生产方式的苦头,20多户村民冒着坐牢的风险,在一盏煤油灯下秘密串通后,在 一张纸上按上了密密麻麻几排手印。他们做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:划分集体的土地,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。随后,在当地领导装聋作哑默许之下,这股包产 到户的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,迅速在各地农村悄悄蔓延开来。

  周兴和是个嗅觉极其敏锐的人。不甘寂寞的他又蠢蠢欲动起来。

  1974年初,由于他做草药、票证等小生意,又被“群专”组织没收了物品,在公社又被挂牌游街后,他这死心塌地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坏分子”,更是在当地声 名狼藉,连小生意也无法再做下去了。一不做二不休,周兴和想了几天,他怀揣几元钱,告别妻儿,一咬牙远走他乡了。走出家门,他睡车站,蹲屋檐,有时在外地 打几天短工,有时在别处做点能挣钱的小生意,挣点钱后再偷偷回家给妻儿买点吃的用的。

  “中山大队的那个周兴和,不安心在生产队劳动,长期在外当流窜犯!对这样屡教不改的人,早就该专他的政了!”公社革委会领导在大会上把周兴和作为反面教育典型,点名要把他抓回来。

  “那个周兴和,十四五岁就拖家养口的,也不容易。他不偷不抢,也没危害社会。”公社里有人动了恻隐之心,“把他抓回来关起,他家里大大小小几个娃儿要吃饭,都饿死了啷个整啰!”

  1976年夏天,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开始了,阶级斗争风声更是紧了起来。公社革委会通过各种手段,勒令周兴和回到了生产队,在农村接受“劳动改造”。

  可桀骜不驯的周兴和,即使回到生产队劳动,他也不可能是个安分守己的角色。那时,生产队限制一个人只能在自留地里种一窝菜,按规定他一家5口人只能种5 窝,他却别出心裁地将南瓜和其它菜苗嫁接起来,然后在嫁接处用土埋起来再生根,让瓜藤继续往前生长。结果,他种的1窝菜变成了无数窝,产量比其他人多好几 倍。生产队干部来检查,那真是哭笑不得,然而争论一番也只好不了了之。你说,他到底种的是几窝菜呢?

  还好,山外终于有风徐徐吹到了魏河两岸。这风,夹杂着一丝大地回暖的气息。不知是从哪一天的哪一个早晨开始,周兴和从生产队的大喇叭里嗅出了一点别的气 味。那坡上的大喇叭,除了仍在继续叫着要“反击右倾翻案风”外,也在反复叫着要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了。凭着直觉,周兴和感到属于他的机会就要来了。

  是的,周兴和的感觉是对的。随着时间推移,农村合作化以来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,到了1978年初,似乎开始慢慢松动起来:农民在自留地种菜不再限制窝数,养鸡养鸭不再限制只数,到场上卖点鸡蛋小菜,市管会的人也开始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
  夜深人静,这时的周兴和有些坐卧不安起来。有好多个夜晚,妻子和孩子们都睡了,他从床上爬了起来,一个人走到院坝里,坐在坝子边那块石头上,望着远处朦胧的山野,望着山顶上那弯游移的山月,一坐就坐到天亮。

  远处山坳里透出一丝晨光,近处的竹枝草叶轻轻地摇曳起来。既然大地就要回暖,自己还像一只蛤蟆一样,蛰伏在洞里干什么呢?

  周兴和站了起来,深深吸了一口早晨这清新的空气,他跃跃欲试,蠢蠢欲动起来。

  1983年初春,周兴和野心勃勃来到三元公社。他向公社领导提出,要组建“三台县东风建筑工程队”。

  “什么,你要组建建筑工程队?”新来的公社领导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接过周兴和办企业的申请书看了又看,疑惑地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。

  “是呀。”周兴和回答他,“你看报上成天都在讲,沿海地区都在大办乡镇企业,这该是政府支持鼓励的事呀!”

  “支持鼓励是回事,目前,我们公社还没有人开过这个先例呀!”公社领导放下申请书,接着说:“你知道要办一个建筑工程队,需要具备哪些资质,通过多少部门批准么?”

  “这我知道,需要具备的资质有工程技术人员、资金来源、股份确定、公司章程等。”周兴和回答,“办营业执照需要建委、工商、税务、安全等12个部门盖章。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这些,那你具备了哪些资质,又怎么去办这工商执照呢?”

  “这些都不要领导操心,由我自己去办就是了。我只要以公社的名义去申办,到时你们就只管按规定收管理费就是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公社领导依然疑惑地望着周兴和,他思忖了一下,半天才犹豫着说:“办乡镇企业,这个事政府倒是大力提倡的。但……这样,你可以先试试。你如果能把执照办下来,我们再研究这工程队是否挂靠在公社吧。”

  得到公社领导首肯,周兴和就开始风风火火地运作起来。

  这一年,他还不到30岁。

  自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周兴和也和当地农民一样,分得了承包的土地——说来也怪,中山村这个地方,人还是那些人,土地还是那些土地,可包产到户 后,当年全队的粮食增产就近两倍!而且,农民种地也并没有像先前那样,每天起早贪黑在坡上劳作,反而有了空闲时间。周兴和家里和其他人家一样,也逐渐开始 吃上了饱饭。过去人吃的红苕藤和牛皮菜,逐渐都让给猪吃了,到后来,连猪食里也能添几把包谷面了!

  求得了温饱,周兴和便在农闲时间,开始正大光明地在三台、盐亭、绵阳等地做药材、香烟、生猪等小生意了。几年下来,让他松了口气的是,他不仅还清了生产队 的欠款,还有了一点积蓄。他手里有了一点小钱后,便买来自行车、租来拖拉机开始贩卖树苗、木材、水泥、砖瓦等,做起了生意买卖。

  或许周兴和原本就是做生意的料。发展到后来,他已不再满足于在本地小打小闹,他的眼界已经逐渐扩大到成都、重庆、西安、兰州、西宁等大中城市,他的触角已经伸到了修房建屋、承揽工程的领域了。

  由于受沿海大办乡镇企业的启示,他敏锐地意识到,要想把事业做大,就必须先有自己的企业。周兴和考虑了一段时间,做了一些准备后,率先在当地提出办建筑工程队的申请来。

  从公社出来,周兴和就开始马不停蹄地跑工商、税务等部门,办起营业执照来——这个过程很复杂很曲折,但是还算顺利。

  拿着盖满12个大红印章的营业执照,周兴和把它放在了公社领导面前,这着实让公社领导吃了一惊,对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少不得多看了两眼。

  “真还看不出,中山大队那个周兴和还有些板眼,这么复杂的事,连我们办起来也困难,竟然叫他给办成了!”公社领导问旁边的人,“听说他家原来就是种庄稼卖草药的,不应该有什么社会背景吧?”

  周兴和要办乡镇企业啦!这个消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三元乡——丢下锄头当工人,是这个贫困山区农民们几代人梦寐以求的事啊!

  但是年纪轻轻、无权无钱的周兴和,他有本事把这个企业办好么?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。面对周兴和,有人恭维,有人怀疑,有人观望,自然也有人妒忌。

  是的,申办了执照只是企业开办的第一步,周兴和眼前面临的第一个难题:他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村建筑队,所有的成员都是泥腿子,如何揽得来工程呢?

  如何去揽工程,周兴和其实早就谋划好了。

  那一天,周兴和与爱人王琼华的姐夫严忠伦、大舅子王安全提了10来只大公鸡,背着两只狗腿,以及城里人喜欢的干豇豆等山区土特产,坐车来到省城成都。下了车,他们径直来到省政府。站岗的士兵拦住了他们——几个山里的农民,到这里来干什么?

  他们说明来意,让工作人员有些疑惑的是,他们开口就要找省计经委的张大春主任!工作人员细细将他们询问一番,将信将疑拨通了张主任的电话。可没想到的是,不到10分钟,这个张主任竟亲自跑到门口接他们来了!

  这个张主任,别看在省政府还算个高官,但他与山里的农民,却有着不同一般的特殊关系。原来,这个张主任,先前也与周兴和他们一样,是个山里的农村人。当 年,他考上了大学,因为家庭困难没有路费学费去上学,周兴和爱人的姐夫严忠伦,就利用早晚时间在山上偷割蓑草卖,5分钱1斤,将卖得的10多元钱全部资助 他上学。这个张主任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了省政府工作,后来还当上了计经委主任。但他不忘旧情,为感谢当年曾资助他的严忠伦,还时常寄给他一些粮票布票和旧 衣物等——难怪,他听说此人专程从老家赶来看他,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接他们来了。

  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张主任一进接待室,看见那10来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,以及那一大堆土特产,他皱起了眉头,二话不说,就把他们人和东西带到菜市场, 亲自替他们叫卖起来。市场上的人,哪里见过这么鲜活的大公鸡,都争相上前购买。兴和多次叫二姐夫去制止他们,可没有办法,这个张主任和买鸡的人们根本就不 听他的。鸡称完,大家就准备付钱离开了。

  “大家先不忙付钱,我有几句话,听完后你们再付钱。”周兴和终于忍不住了,他急中生智大声对众人说道,“我们是从三台县来的农民,我们老家出了个大学生, 如今在省里工作,家乡的父老乡亲委托我们带这点礼物来看他。鸡是自家养的,狗也是自家喂的,干豇豆也是自家产的。中国有句古话,‘千里送鹅毛,礼轻仁义 重’。既然他不愿接受乡亲们这点人情,我们又不是做生意的,那我们就把东西放在这里,愿拿的拿,愿抓的抓,这些鸡愿跑就跑,愿飞就飞,我们只好回老家去 了!”

  买鸡的人们一听这话,一下都愣住了,不由自主放下了手里的东西。停了停,有人说话了:“哦,是这么回事!这个人原来进了城就不认乡亲了呀……”

  “你们这是、这是……”张主任此时倒还有嘴说不清了,“乡亲们那么困难,好不容易才喂这些鸡,我实在……”

  最后,张主任只好摇摇头,无可奈何地让周兴和他们将东西送到了家里。但当周兴和他们一提到要让他介绍工程时,张主任却一口就回绝了:“乡亲们有什么困难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我一定帮忙。但介绍工程这个事,是有严格纪律规定的,你们不要让我为难。”

  无论周兴和他们好说歹说,张主任绝不答应违背他的工作原则。

  “张主任,其实我们也不想为难你。我知道你是怕我们把事情搞砸了,给你带来影响。”夜已经很深了,周兴和见张主任始终不开口,他最后充满感情地对他说道, “你知道,我们山里的农民,现在虽说有口饭吃了,但经济上实在太困难了,好多人家连买盐油的钱都拿不出,眼巴巴地就盼着出来做点事,挣几个小钱——你就当 给家乡的人做件好事吧……”

  张主任依然低头不语。

  “我们了解到,康定最近要修跑马山公园,我们刚创业,就只想承包点公园的土石方,或者修点上山的路。”周兴和接着说,“这都是些力气活,你知道,我们农村人下力气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  张主任这才抬起头,认真地听下去。

  “如果你还不放心,我们就跟你到基建办公室去,就像狐狸跟老虎借点威,不需要你明确介绍,我们跟他们直接谈。退一万步说,就是我们把工程搞砸了,你可以说根本就不认识我们……”

  “那样做,我不是太虚伪了么!”张主任终于松了口,“这件事,让我再考虑考虑吧……”

  就这样,周兴和顺利拿到了修建康定跑马山公园一部分土石方工程,以及一条上山小路的合同——但当他回到公社报告后,令人遗憾的是,公社党委经过研究,竟然 不同意与周兴和的工程队合伙去承担这项工程!周兴和初出茅庐就遭受了挫折,最后这项工程只好遗憾地放弃了。但是周兴和在商海中的公关能力,这时已初步显露 出来。

  1984年,周兴和组建的“东风建筑工程队”加入了“三台县富顺建筑工程公司”。又是他四处奔走,通过一些关系,承揽到甘肃兰州高兰县的一项水泥厂建设工程。当时的工程造价为790万元,相当于今天7000—8000万元,应该是一项很不错的建设项目了。

  工程落实后,周兴和回到三台县,当即给公司马经理建议:由于这项工程施工质量高,工期又紧,但公司的技术力量太弱,技术人员和施工人员奇缺,很难胜任这项 工程,应该到其他建筑公司多聘请一些技术人员参与这项工程。同时,第一、二期工程的利润,要让这些技术人员多获得一些。这样,表面上好像吃了点亏,但在两 年时间里,就可以为我们培养出一批工程技术人员来。这些技术人员,将来就是公司的一笔财富。

  可这马经理不但不懂管理,还自信而又自负,把建筑这样的工程项目,当成像在农村修房造屋一样简单,当成组织一群村民们修个堰塘那么容易。他完全听不进周兴 和的建议,于1985年初,不切实际地组织起近200人的建筑大军,大造声势说支援大西北建设,敲锣打鼓为这支大军送行。这让周兴和暗暗叫苦:在这200 人的队伍中,只有7个人是砖瓦工和钢筋工,其余的人都是刚放下锄头粪桶的农民呀!

  靠这样一群人,就要去承建水泥厂这样大的工程么!周兴和这时是寄人篱下,人微言轻,公司领导根本没把他的建议当回事!

  令人遗憾,甚至悲哀的是:周兴和承揽到的这项工程,才干了不到半年,由于多处工程质量不合格,最后被建设方勒令停工了!工人们干了几个月,不但没拿到工资,连回家的路费和伙食费也没有。

  周兴和在干这项工程中,他处心积虑弄得心力交瘁,可公司连差旅费、生活费都没给他报销,半年多时间不但没挣到一分钱,反而负债达4000多元!这,让他深切地体会到寄人篱下的无奈和悲哀,从此更坚定了他个人创业的决心和信心。
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关于我们-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15378197711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zxh@zxh98.com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点击留言
留言板MESSAGE BOARD
x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