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动态

公司动态 COMPANY INTRO

当今奇人周兴和(一)

发布时间:2016-11-14 10:28:00 点击:

 

    编者按

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舒德骑所著的长篇人物传记——《当今奇人周兴和》,文中主人公周兴和生活道路坎坷曲折,生活经历故事生动离奇,本报曾多次报道过周兴和在 汶川大地震中的救灾善举,以及他发明创造的新型建筑材料在国外广泛推广运用的事迹。从今天起,本报将连载这部可读性极强的人物传记,敬请广大读者关注。

  这是一个传奇人物的秘密档案。

  他,降生在川北农村一个风雨飘摇的地窖里,在苦难中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;他14岁结婚,15岁就为人父,稚弱的肩膀过早地挑起全家人生存的重担;他命运 多舛起落沉浮,曾坐过牢,3次死里逃生,4次婚变,打过上百场维权官司,饱尝了人间冷暖和世态炎凉。

  他,只是一个小学文化、从大山里走出来的青年农民,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,以超常的胆识和毅力,历时数年历尽艰辛,攻克了国家耗时30年、耗资25个亿未能 研制成功的科技难题,被誉为“21世纪重大科技成果”,获得国家34项发明专利,在国内外获得30多项个人荣誉。

  他,发明的新型绿色环保建材,与延续几千年的秦砖汉瓦、几百年的钢筋水泥建材有着本质的区别,被媒体称为“中国绿色建材之父”;他立志要在有生之年,致力 于天下穷人住房问题,他发明的专利技术已在20多个国家落地生根;用他发明的秸秆建材技术,完全不用钢筋、水泥传统的砖瓦来修建房屋。从2001年至 2003年,在北川、青川、彭州、汶川等地建设的1000余处房屋,在汶川大地震中无一处倒塌,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。

  他,作为一个普通中国农民,却走访过世界几十个国家,成为总统或首相官邸的座上宾,曾得到过两个国家总统、三个国家总理接见,埃塞俄比亚总统亲自为他建成 的项目剪彩,并授予他国家“杰出贡献奖”;2010年3月,他受邀随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访北欧;2008年,他的项目列入联合国“千年阳光计划”向世界 推行;2009年9月,联合国鉴于他发明技术转移对人类所做的特殊贡献,授予他“杰出创新奖”。

  这个当今奇人,他的名字叫——周兴和。

  第一章 地窖出生的孩子

  “这些年来,不少采访的记者都曾问过我,你童年时期记忆最深刻的事是什么?”汽车在公路上疾驰,周兴和陷入了久久的沉思。良久,他抬起头来缓缓地说:“要 说记忆最深刻的,或许就是我出生时那个阴暗潮湿的地窖,就是我开始记事时,那个挡不住风雨的草棚吧……”

  周兴和所言不谬。时值深秋,我来到周兴和的家乡三台县。

  三台,位于川北丘陵地区,原本是个历史悠久人杰地灵之地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郪王国都城就建置于此,此后历为州、郡、府之治所,唐宋时与成都齐名。这里既 是交通“襟喉之地”,又是商品集散地和经济文化中心,素有“川北重镇、剑南名都”之称——然而,沧海桑田,斗转星移,自明末清初之后,这里却是极其贫穷和 落寞了。

  周兴和的老家,坐落在三台和盐亭分界的一个山坳里,一条崎岖的山间小道,连着山那边盐亭县的毛公乡,下山来就是三台县的三元乡。山下有条小河,叫魏河。千百年来,魏河两岸的人们,都在这块土地上辛勤耕作繁衍生息。

  1953年农历八月初八,周兴和就出生在这贫瘠的山窝里。他出生那年,天干地旱,过了处暑,炙热的太阳依然烘烤着这块龟裂的土地。他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午夜,虽说已至仲秋,但家里依然又闷又热。

  他降生的地方,就在山坡上一个装红苕的地窖里。

  他家栖息的这个地窖,和北方人居住的那种冬暖夏凉的窑洞有着本质的区别。在四川农村,农民常在坡壁上挖出土洞,用来储存红苕洋芋之类的东西。由于南方多 雨,植被繁茂,这种地窖夏天潮湿,冬天阴冷。遇到雷雨天,雨水就哗哗冲刷着洞口,像要把地窖冲塌;到了冬天,呜呜的寒风透进洞里来,像要把人冻僵。

  在乡村,只有那种穷得不能再穷的人家才会在这种地方栖身。

  “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家里真是一贫如洗。潮湿闷热的地窖里,只有一张用竹木搭起的床铺,床上铺的是干草,干草上只有一张破烂的草席,草席上只有一床破烂的 棉絮。”时间过了几十年,周兴和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,“破烂的窖洞外,是用茅草搭的一个草棚,用以挡风避雨。茅草棚里,一眼泥灶,一口破锅,锅里煮的 东西,大概和大户人家的猪食相差无几,更不要说和如今城里人养的猫狗食物相比了。”

  不过,日子尽管过得艰难,降生到这个破窖里孩子嗷嗷的哭声,还是给这个贫苦的家庭添了一丝生气,带来一丝喜悦,特别是老来得子的父亲,更是喜不自禁。

  周兴和的父亲叫周显文,是一个乡邻皆知的苦命人,他父亲幼年失亲,他的家史已无从稽考——只是,他父亲对祖父的情形还是知道一些。

  兴和幼年时,曾听父亲说过,祖父是个乡村医生,由于医术还算高明,在当地还有一些名气,辛劳一辈子,也有了一些积蓄。他父亲13岁那年,与外出行医的祖父 准备回家过年,不料祸从天降,在川北大山里遭遇了土匪。土匪不但抢了祖父的钱财,还杀死了他祖父和挑夫。年幼的父亲见事不妙,滚下山坡,躲藏在茂密的灌木 丛中才逃过一劫。

  祖父死后,父亲无依无靠,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。为了活命,无论寒冬酷暑,早晨黄昏,年幼的父亲端着一只破碗,手拿一根打狗棍,四处流浪以乞讨为生。饿 了,就求人家施舍一个红苕或半碗米汤;困了,就蜷缩在破庙或钻进草堆。父亲一辈子饥寒交迫颠沛流离,受尽世人白眼和富人欺凌——这一点,无疑会在年幼的兴 和心中刻下深深的伤痕。

  兴和父亲稍大,一个农村草药医生见他实在可怜,这才收留了他,让他结束了讨口要饭的日子。此后,父亲在为这个草药医生挑担打杂之余,偷着学了一点草药知识和医药常识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父亲就靠偷学的这点本事维持自己的生计。

  1950年川北解放后,父亲才回农村分得一份土地。第二年,他的生计好了一些,经人说合,与兴和的母亲在这个破窖里组成了一个家庭。这一年,他的父亲已经51岁,到生下兴和这一年,已经52岁了。

  兴和的母亲叫侯树清,出生在一个贫家小户里。她的前夫姓王,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,解放前被国民党抓了壮丁,死在了炮火中。侯树清与前夫生下一双儿女。

  父亲没有文化,儿子生下后,按乡间规矩,他请场上的八字先生给儿子算过命。不知是那算命先生信口雌黄,还是故弄玄虚,他排完兴和八字,捻了捻下巴上几根稀 疏的胡须,掐指细细一算,高深莫测地告诉他的父亲:这孩子出生的年辰属水,为“长流水”;出生的日子属木,为“石榴木”;出生的时辰是甲子时,相书上称为 “海中精”。由此推断,此人既为长流水中之石榴木,一生命运波折起落沉浮,只不过木漂水中,倒还有惊无险;命相既为“海中精”,就不怕火烧雷劈水淹土埋。 此人长大之后,为人诚信耿直义气仁慈,但胆大倔犟爱认死理。一番推论下来:此人此生虽有大灾大难,但也会有大福大贵。

  父亲闻言,又惊又喜,他既为儿子的未来担心,又为儿子的未来欢喜。

  儿子稍大,父亲请人给他取名“兴和”。至于他为何认可儿子这个名字,或许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大概,既然儿子一辈子多灾多难命运坎坷,他祈求儿子再不要像自己这样受穷受苦,能够衣食无忧兴旺平和吧!

  兴和的降生,虽说给这个家庭带来喜悦和生气,但让大人焦心的是,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。

  “母亲生下我后,后来又给我添了个兄弟。当时我父亲已经50多岁了,母亲常年有病,在那种艰难的境况中,单是要喂饱一家人的肚皮,就够父母操碎心的了。” 周兴和回忆道,“我那时人小,除了饥饿和寒冷,经常仰头呆呆望着我家住的那个黢黑破烂的茅草棚。寒风吹来,屋檐下几绺茅草在风里飘飞,棚顶上千疮百孔,整 个草棚都在风里摇晃。小孩子胆小,我经常怕那草棚被风刮走或垮了下来……每当那个时候,我就幼稚地想,等我将来长大了,一定给家里修一间像模像样的房子, 也给世界上所有的穷人,都修一间不怕风吹雨打的房子……”

  当然,这只是一个儿童天真的幻想罢了。

  农村穷苦人家的孩子命贱,除了生活上得不到温饱;生了病,也无钱吃药打针。说句刻薄点的话,基本上是听天由命自生自灭,只要生下来的孩子不被饿死冻死病死,能够长大成人,就算得上是苍天格外怜悯的了。

  在兴和出生后的那几年,尽管他们的日子过得艰难,好歹家里还有点田土,还能种些粗粮蔬菜填饱一家人的肚皮,父亲还能挖些草药赶场挣点小钱过日子,可到了他 五六岁后,就接连遭遇大办钢铁、大办人民公社、三年自然灾害,以致持续十年的文化大革命,他们家里的生存境况就更加艰难。

  冥冥之中似乎已经注定,降生在破窖特殊环境里的周兴和,随着他的第一声啼哭,就预示将要和贫穷与苦难为伴,就要和饥饿与寒冷相依,就要饱受未来生活的煎熬和磋磨。

  “福兮祸之所伏,祸兮福之所倚。”或许,三元场上那八字先生为他算出的宿命,还是有几分道理吧!

  不过,纵观周兴和一生的际遇,却应了我们老祖宗孟子的那句话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”

  日子尽管过得艰难,小兴和还是渐渐长大了,8岁那年,父母送他到学校去读书。

  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”兴和的父亲虽不识字,但他早年要饭时,像所有的乞讨者一样,学会了不少要饭的顺口溜,也到过乡 场大庙里听人念过不少戏文,他早年听到别人说的这些话,虽没有完全弄懂其中的涵义,但大概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。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女也成为睁眼瞎 子,家里再穷再苦,也要送儿女们去读书。

  “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男儿读书时。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”兴和背着书篼上学第一天,学校的老师就给大家念了这首颜真卿的《劝学》诗。那时兴和人还小,虽不能完全弄懂这几句话的良苦用心,但基本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。

  学校在山那边盐亭县的毛公乡,无论寒冬酷暑,无论天晴落雨,他每天都必须沿着通往毛公乡那条崎岖的山道,翻过那座山,再下山来到学校上学,来回大概要走两 个小时。刚开始家里还有点吃的时,他就带个红苕或包谷中午充饥;到后来,家里没有东西可带时,中午就只能喝几口凉水,饿着肚皮等着放学回家去。

  小时候,周兴和比较内向,他整天沉默寡言,不愿和同学们过多的交流。夏天,兴和从来没有穿过鞋子,都是打着光脚爬坡上坎;冬天,衣着单薄的他,常常蜷缩在 课桌下,冻得像只瑟瑟发抖的小狗。然而,由于他聪慧敏思,学习还算努力,成绩在班上也不算落后,有时还受到老师表扬。

  父母虽都不识字,但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,当然都望子成才,将来能有所出息。他们教育儿女的方法,除了信奉民间那“黄荆棍子出好人”的至理名言外,督促儿子学习的方法更是别出心裁闻所未闻。

  贪玩是儿童的天性。放学后,为了下塘去洗澡,上山掏鸟窝,兴和有时做作业就难免马虎了事。父亲不识字,小兴和作业做得好坏,都能蒙混过关。但只要他老人家听到老师或同学告状,小兴和就必然要受到父亲惩罚。

  父亲惩罚他的方式,就是打他屁股。为此,他还专门研究过打屁股的黄荆棍子的粗细。棍子粗了,怕打折了儿子的骨头;棍子细了,又怕起不到惩罚的目的。最后他 认为,选择吃饭那种筷子的粗细最为合适。为了对儿子起到警戒和威慑作用,他老人家经常准备了10来根粗细不一的棍子,放在固定的位置上,有备无患随取随 用。

  相比起来,他母亲就显得比父亲精明多了。

  母亲虽不识字,可比兴和的父亲强多了,她自有对付能识字儿子的办法。那时老师都要求学生写毛笔字。由于没有字帖,老师先在学生作业本上写一行字,然后学生 照着老师的字再写,要求学生把每个字的一撇一捺,写得和老师的一模一样。每当兴和把字写完,他母亲就开始检查他的作业了。她虽不识字,但她别出心裁地用农 村缝衣裳的棉线来当标尺,来量每个字一撇一捺的长短,看他写的字是否都和老师写得一模一样。如若有的字笔画写长了或写短了,她就要扯兴和的耳朵,或者用黄 荆棍子抽打他。

  “现在想起来,父母望子成才的良苦用心值得理解。连香港一位著名的企业家都说‘孩子三天一打,打进清华’之说。我当然更不能苛求没有文化的父母,对他们的 儿子能采取更好的教育方式。”周兴和说,“其实,如今我能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还要感谢他们这种特殊的教育方式呢!”

  下章关注:饥寒交迫童年梦

  作者简介

  舒德骑 重庆江津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。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300余万字。出版有长篇报告文学《惊涛拍岸——中国船舶工业进军世界纪 实》、《鹰击长空——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的传奇人生》、《深海丰碑——中国导弹核潜艇之谜》、长篇历史小说《联圣钟云舫》、纪实文学集《沧海横流》、散 文集《一路走来》等;获解放军“昆仑”军事文学奖等全国、省市文学奖励20余次。曾任重庆作家协会理事、江津作家协会主席。从事过保卫干部、宣传部长、组 织部长、党委工作部部长等工作。现供职于中国兵器工业第209研究所。

0

新闻动态ABOUT US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
最新动态LAST NEWS

关于我们-新型墙体材料有哪些-星河绿色装配式房屋-四川周兴和实业-星河建材
关于我们
公司介绍 发明人介绍 企业风采 宣传视频 发展历程
产品介绍
花盆系列 装饰品系列 窗套系列 仿真石系列 线条系列
联系我们

免费电话:15378197711

公司地址:公司邮箱:zxh@zxh98.com

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周路527号

扫描二维码
添加星河微信

留言板MESSAGE BOARD
分享按钮